单位电话: 0771-5866135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文化建设 >>企业文化 >> 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矿调生活
详细内容

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矿调生活

时间:2018-03-14     作者:广西院 黄亚琼 朱炳光   阅读

    口不时传来一阵杂乱的上下楼的脚步声,打破了黑夜的沉寂,紧接着洗手间里就传来哗哗地流水声,这是那坡矿调项目的小伙子们起床洗漱了。冬季屋外的寒风不知疲倦地狂舞着,从窗户缝里钻了进来,让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真冷啊!”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那肯定啊,外面都打了霜!”另一个说。

    是啊,今年桂西北的冬天要比往年冷多了,室内温度只有3-4℃,屋外的西北风整夜整夜地嘶鸣着,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肆虐在旷野里,山里阴冷潮湿的气候伴着凛冽的寒风一直煎熬着还在赶工期的小伙子们。由于工作区越来越远,这几天,他们起得比平时更早了,6点半室外才微微露出灰白,他们就开始洗漱了。

    那坡矿调项目是2016年新开的国家基础性矿产调查项目,属于“湘西-滇东矿产地质调查”二级项目的子项目,2017年为第一年续作,因为目前抢工期,项目部安排了11名技术人员和1名司机,他们都是80、90后年轻人,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为了同一个找矿梦想聚集在这大山腹地。

    十分钟左右,小伙子们就陆续走向厨房吃早餐,项目部后勤师傅已做好早餐和中午带上山的午饭了。由于矿调项目工作区面积广,工作量大,项目工作人员必须在山上劳作一整天,才能完成计划的工作任务,午饭只能工作间隙在山上就地解决,所以他们不得不带上足够的干粮来维持体力。不过长时间吃干粮会让胃受不了,院里就为项目人员配备了焖烧壶,用来带米饭上山,这样中午就可以吃上热乎乎的饭菜了,已经比从前馒头面包就咸菜好了很多。

    大家围着桌子“哧溜哧溜……”地吃完早餐,互相提醒带好掌上机、地质锤、罗盘、砍柴刀、锄头等工具,又检查了一遍背包里常备的笔、本、资料、应急药品和样袋等物品,就急急忙忙地出发了。项目部11名技术人员分成了1:5万矿产地质填图和矿产检查两个大组,各大组又分了几个小组,今天各组的任务昨晚就已经安排妥当,这时在当地租的车也在外面等候了。因为1:5万矿产地质填图和矿产检查的目的地相距约40多公里,所以两个大组分坐两辆车驶向不同的地方。

    车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行驶,车上坐着矿产检查一组5名技术人员。项目经理朱炳光,1985年6月生,勉强可算项目部年龄最大、工龄最长的。他一向沉稳冷静,人长得斯文也不高大,却是项目部的核心。他总是把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条,什么事都有一个清晰的预判和思路,大家也都很支持他的工作。坐在朱炳光身旁的是项目副经理蒋新红,还有技术员严新泺、徐加袁和黄霞春。他们分别来自湖南、湖北、江西以及广西本地,虽然都是地质勘查科班出生,但各自擅长的领域还是稍有区别,各自的兴趣爱好也不太一样,但在那坡项目朝夕相处得却十分融洽。由于长期两人一组在山上填图,相互之间不多需要言语就十分默契。一路上大家的话并不多,大多数时间都沉默地注视着窗外或看着自己的掌上机,似乎是在保存体力,默默计划着今天的工作路线。窗外的雾很浓,很厚,像一块又宽又厚的幕帘,笼罩着整片山川,山顶隐没在大幕帘里,仿佛还沉睡在梦中。远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和主人的吆喝声,这是附近的村民也开始一天的劳作了。

    由于大雾弥漫,羊肠小路蜿蜒颠簸,车速比平时慢了很多,到达目的地栋英村都快8点了。从远处看去,大雾弥漫中的栋英村,只隐隐绰绰地露出了几处房舍,整个村庄还沉浸在幽静与安逸的梦境中,显得那样的安静与祥和。

    车子停在栋英村后山脚下,在当地临时聘用的两位村民已在那里等候了。见面后,彼此寒暄起来,“你们比昨天晚了一会儿呢。”“今天雾太大,路上看不清,开的很慢”司机杨桦回答道,小伙子们便跳下车肩挑背扛地各自拿了工具。今天的任务是由一人带着两位村民测量1:1万土壤剖面,其余4人分成两组跑1:1万地质填图路线。因这大山里移动和联通卡手机完全没有信号,只有电信卡才能接收到微弱的信号,所以出发前各组均与司机约定好返程的候车点,傍晚司机再依次来接。“我们下午走到利岩屯去,到时你去那接我们”朱炳光、徐加袁一组说道;“我们要走到班忙村去”严新泺、黄霞春一组目的地是班忙村。“好的,阿红,晚上到哪儿接你?”司机杨桦问。“我们可能要走到刚才路过的那个水库边吧”阿红边回答边看了看两位同伴,似乎在征求意见,又象是下达任务。

    阿红就是项目副经理蒋新红,1990年4月生, 2015年7月参加工作,他长得高大俊朗,两条腿尤其粗壮,黝黑的娃娃脸上架着一副眼镜,天生的小酒窝让他看上去总是笑眯眯的。别看他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神态,但做起事来绝不马虎,他可是项目部公认的“钻山豹”,没有人能跑得过他的那双大长腿。那坡矿调项目水系沉积物及化探工作量比较大,阿红对新业务上手也总比别人快,所以刚到单位不满两年就被提拔为项目副经理,目前负责这个国家项目中所有的化探工作。今天,由他带领两位村民测制1:1万土壤剖面。这1:1万土壤剖面测量要求逢山过山,逢水过水,必须一条}直线拉过去,容不得半点马虎。所以项目部临时请到两位当地村民来开路采样。昨天,他们已经测到山顶了,今天还要接着昨天的位置继续往前走,所以要先爬到山顶才开始作业。南方的冬季并不像北方那样草木枯荣,进入冬季,山上还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景象,散发出浓浓的生机气息。由于雾气和霜露,山体又湿又滑,尽管是沿着昨天趟过的“路”,走起来仍然十分吃力,好几次都险些滑倒,那些栉次鳞比的灌木总是不经意间就缠住了衣帽或撕破了裤角,脸颊也经常被划出猫抓似的伤痕。为怕眼镜摔落,阿红给眼镜系了一根细绳,头上扣着草帽,手里拿着掌上机和一根木棍匆匆走在前面,不时还提醒两位伙伴当心脚下,才爬到山腰就累得气喘吁吁,半个多小时他们才走到工作点。

    “今天还是按照昨天那样来,何大叔你拿刀在前面开路,李大叔你按照我说的地方挖土采样!”蒋新红安排着任务。山上本就没有路,必须靠人工在前面砍掉草和树枝,开辟出一条路来,然后再勘查采样。蒋新红拿着罗盘打好了方位,让何大叔沿着这个方位前面开路,往前走了约20米,走到了设计点位,“李大叔你在这里采样,跟昨天一样,挖下去50厘米左右,四周各采5-6个样,合起来装成一袋”蒋新红吩咐着,他自己则拿着掌上机蹲下来认真记录样品信息,包括样品位置、样品成分等等,并在树枝上绑上红布条作为标识,以便后期查找采样位置。项目工作区靠近云南,位于云贵高原边缘地带,山高沟深,落差很大,山体切割陡峭,今天他们采样的山坡坡度就在50-60度之间,加上霜雾浓重,极大地增加了采样难度。刚刚测过两个点,他们就已全身湿透,汗水顺着帽沿恣意流淌,穿过眉间漫进眼睛,因为戴着眼镜,阿红就得不停地用衣袖拭汗。汗水浸透了内衣,泥水打湿了外衣,内外交夹,很快衣裤几乎全部湿透,裤角湿淋淋的缠在腿脚上,鞋子粘满了泥巴,双脚变得又大又重,走在刺丛里更是湿滑,他们只能手脚并用地攀爬。已经深冬了,只要山风一吹,他们就一阵哆嗦!尽管又累又乏也从不敢多歇息,他们就这样马不停蹄地披荆斩棘挖土取样,终于翻过了这座山,等支撑着酸软的腰腿,站起来看看时间已是下午1点多了,山上仍是雾气缭绕,还是看不清来时的路。于是,他们商量着走到一个稍微开阔又避风的地方准备吃午饭,就地坐在草帽上,用树杈刮去脚上的泥泞,擦了擦手上的泥灰,就开始吃饭了。打开的焖烧壶还冒着一股热气,这也算是这大冷天的一个安慰吧,不到20分钟他们就吃完了饭。

    “我们继续干吧,坐在这儿太冷了!”蒋新红说道,两位村民也十分配合,背起越积越多的样品,一边开路一边艰难前行。阿红心里思忖着,今天收工前必须把工作面推进到前面的山坡上,这样明早干活,说不定还能晒一会儿太阳,不用一直窝在潮湿的阴沟里干活,毕竟一大早就湿透衣裤太容易着凉了!这样想着,就与同伴相互鼓励,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直干到飘散的雾气重又聚拢,他们才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匆匆收拾好工具,把样袋集合起来,拴成一串一串的,每人都披挂上阵,把这数十公斤重的“项链”挂在颈项上,再背上地质包、拿起刀、锄,步履蹒跚地钻出山林。从山上下来,看到司机已经接到另两组填图的同伴,他们也一样是鞋子泥泞,裤子已湿到了腰间。尽管车上已开着暖气,大家还在搓手跺脚,好象还没有从寒冷中缓过劲儿来。

   “今天的路线有一半路程是没路的,钻了半天的草丛,裤子都被打湿完了”徐加袁说道,“我们也一样,以前的路都不见了,幸亏带了柴刀,不然今天的路线都跑不完!”严新泺沙哑着嗓子。阿红的脸上则洋溢着笑容:“我们今天还比昨天多采了2个样”,把工作面推到了那个山腰,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赶紧上车,别感冒了!”司机杨桦说。等两位村民把样品也放到后备箱,阿红又交代说:“何叔李叔,如果明天不下雨,我们继续干,明天你们就在这儿等我”,两位朴实的村民点头应允后,他才拉开车门上车。

    “好饿啊,你们谁身上还有吃的啊?”“我这里还有半盒饼干,拿去吃吧”“我也吃一块,今天比昨天体力消耗大”“少吃点儿,不要吃那么多,你不是要减肥吗?”“太饿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回去的路上,大家的话明显多了起来,或许是忙碌了一天,离完成任务又近了一步,也或许怕太疲累易睡着着凉吧,大家相互交谈着一天的见闻,车上不时传来一阵阵哈哈的大笑声。

    回到项目驻地,天已经完全煞黑,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另一辆车也刚到不久。他们一起把一串串样袋拎上屋顶的平台上,再一袋一袋地拆分晾晒在木架上,才匆匆下楼换衣吃晚饭。 

    晚上8:30,那坡项目部成员都聚集在简陋的办公室兼饭厅的大房间里召开晚间例会。各组分别汇报了一天的工作进程后,项目经理朱炳光汇总了工作量,对照项目进度图分析了当前还存在的问题和差距,要求大家及时将今天的工作数据录入电脑,补充整理好每天的野外记录,并仔细地安排了第二天的工作。项目副经理兼安全员刘云着重强调了一下冬季安全生产应注意的事项,大家就野外作业中遇到的问题又进行了必要的探讨,这才结束了会议。一部分人轮换着去洗漱,另一部分人开始整理手头的资料,忙碌完这些已深夜10点多了,大家才各自散去,整栋楼慢慢重归于静。

    当隔壁已传来了入梦的鼾声,朱炳光却躺在床上辗转反辙,他的脑海里一会儿惦记着楼顶晒干的样品是否已搬进了屋,一会儿又想着项目部离工作区越来越远,与其把时间耽搁在每天上下班的路上,还不如到工作区附近的村镇重租一套民房,把项目部搬过去。天更冷了,总不能让兄弟们起得更早,回得更晚,每天都在回来的路上挨冻受饿。这样想着,他决定明天再跟项目副经理刘云商量一下,要是近几天下雨不能上山作业,他俩就去把这事落实一下。阿红最近太忙了,除了自己带的这组,还得经常指导另外一个大组的化探作业,要让他趁雨天再跟另一组好好交流一下工作,顺便也稍事休整一下。想到这儿,朱炳光又打开手机查看了一下近日的天气预报,然后悄悄起身,和衣上楼查看了一遍屋外的样品,在确认晒干的样袋都搬进了屋里,室外刚挂好的样袋也全部用雨布遮盖好了,他才返身下楼溜回床上,继续思谋着杂七杂八的事儿,渐渐地也进入了梦乡……                 


单位概况
新闻中心
文化建设
 信息公开

中国冶金地质总局
广西地质勘查院

版权所有:中国冶金地质总局中南局南宁地质勘查院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新竹路41号
地图位置: